无题或一日所思

入夜了,洗把脸,我的时间才正式开始。

想不到看过那么多的无题的诗,或者听过一些无题的作品之后,终于来到了无题可写的窘境,这对我来说是一种真实的情况。无题倒不是是在没有题目展开,而是没有重点。这一天,我曾想着如何给菲德洛阐述清楚一个她看在表面,而实际情况并不是她想的那样的问题。我对此非常困惑,因为我以前总是非常有把握给她阐述清楚这一点,并且有十足的把握。而现在不行,花费的每一秒钟时间,都像是在屠杀我一般,屠杀我的这位朋友,就是在屠杀我。

还记得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挥霍时间如渡牢狱之劫,即不愿意时间就此耗费,而又束手无策。这种感觉就是一种焦虑,如何在这方面不花更多的时间,慢慢地变成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因为它从美好的一天早上开始,影响了整个一天的基调,决定在漫长的等待中渡过。如果你也有这样的焦虑,建议你承认现实,重视起这个问题,并学着和时间谈谈心,安静地陪她渡过一个个周末,也在她的陪伴下上下班,和她做做朋友。我有一个观点,这是在软件的时候发现的,即找到问题比解决问题强很多。至少让我受益良多,如果你对次感兴趣可以读一读李笑来《与时间做朋友》。

这时,手表响了三下,提醒我该休息睡觉了,而我头脑发热,正是状态。

如果说日无所思,这是在骗人也是在骗自己的。从早上醒来的第一刻,被挪车的电话吵醒,虽然省去了手机闹钟的烦恼,但被叫醒的依然是这个没有生命却陪你生活的设备。挪完车,基本没了瞌睡,看一会手机,开始收拾,之后开车上班,不得不说,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开车的状态,遗憾就是这种思考的片段不能被随时记录。所以我脑海中一直有一个未曾实现的想法,就是从脑电波中得到获取到人们不用嘴巴表达出来,而在想的内容。即“口是心非”中,“非”的那一部分。驾驶时思考的状态跟步行不一样,走路也会思考,甚至走路带飘,因为路上的行人或者其他参与者而受到影响。现在很享受驾驶的状态,特斯拉发射到太空中这位宇航员的开车姿势,是我喜欢的。

居然来此开车

本来觉得可以晚到公司的,结果到了公司还是发现一片区域空无一人,这个属于正常情况,要不就是来得早,去开会了,要不就是会晚一些到。

为了准备进入状态,这时候我会选择看一本书,让自己的内心安静一些。这时候,环绕在你身边的朋友,时间,和你进入的状态强相关,你进入的越深,你会发现时间越是过得越快,这个规律我们早就发现了,这是一种美好,她总是一闪而过,过得快,正是我们和时间相处的好的特征表现。试着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让时间变成你的朋友,而不是监工。这会让你很享受。

比如我会看一本通俗的说,《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这本书在进入正题之前,讲了一些遮盖的话题,旅游。当我们出去旅游的时候,真的是为了看这些风景吗?这些只是表象,就像作者为了阐述良质、朴质、结晶等内容,而叙述的另外一条摩托车旅游故事线。这种手法类比在音乐中,就是巴赫的对位手法。所以今天推送巴赫的作品,你GET到了吗?

这本书到目前为止,虽然我已经看了很多遍,但我认为我还是没有把其中的内容参透,比如前天晚上我还看到这里面还有如何教你从写作,从写作中发现良质。我很佩服作者波西格,他在探讨工业时代如何与科技思考相处,探索其中,而这本书就是集合了良质的要求。他为读者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带着他儿子,自驾摩托车旅行的故事,另外一个是菲德洛寻求自我理论探寻的故事。一般的情况下,我听到更多对这本书的介绍,会是第一种,而你会选择哪一个?推荐你探索探索。

以上,今天分享。

马示玉

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