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时代的沟通隔阂是如何形成的

你很难相信,在这样一个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还有信息形成巨大隔阂的时候。无论这段距离是近在咫尺,背靠背的工位,还是在地球的另外一端。这个时候,距离不是实际里程,而是心理距离。这件事情让我足以认识到,做事过程中人情世故。

我想试着梳理下,这个隔阂是如何形成的。这篇文章,我给自己15分钟的时间写成,但实际用了两天。理想有了一个基础的版本,永远与现实的版本有所差距,这个差距叫做追求。

写之前,让我想起17年8月的一件旧新闻,深圳的一位女大学生去香港,因为什么事情被抓到香港的派出所,这并非我的重点,重点在于香港警方在抓捕后,并为通知深圳学生的所在地,也就是说深圳一位这位同学在香港失联,是人丢了,直到香港警方将这位同学控诉到法院的时候,才直到这件事情。

起初,我以为是大陆与香港信息不能互通导致的隔阂,但后来发现这其中还别有隐情。因为根据香港《发给被拘留人士或接受警方调查人士的通知书》的规定,在不会对调查工作或司法程序造成可能出现的不合理延误或阻礙的情况下,被拘留人士享有告知某人身在警署、与亲友联络的权利。在香港,被拘捕的人士联系家属是个人的权利,香港警方并不会主动去联系家人。

这位同学不能跨越自己内心的坎,实际距离大于心理距离,而造成的隔阂。

另外一个是关于跨洋协作的例子。

首先,跨洋协作我认为自有其中的好处,比如工作的连续性。这样连轴转的工作效率,可以让产品迭代的能力提高一倍。比如硅谷的团队在忙完一天个工作后,提交到GitHub,然后由北京的团队接着硅谷团队的代码基础,继续进行,当然在不断接入的过程,也会增加持续集成测试的功能。

这是这种跨洋协作的好处。

其次,这种闭塞又是如何形成的?我刚开始很纳闷,这种闭塞起初是一两个人的闭塞。

起初这是一种小范围的一致性的意见。

如果只是做事的同学没有同步到,这是沟通不到位;如果是跟老板没有汇报清楚,这是沟通不到位;如果是老板们还没有知晓这样的细节点,也不能说这是一位不称职的老板,只能说,他被员工拖着走。

之后,是因为某个岗位上只有一个人,这样导致接口人联系断层导致的。

到最后,这种间隙越来越大,发现互相不见谁,或者没有谁,好像大家也可以完美生存。

如果把一个项目比作一艘船,这些人就是这艘船上零部件,虽然我之前也讨厌这么比喻。在陆地上的观众看来,这艘船如此宏伟,参数列表如此巨大壮观,是因为所有船上的功劳。但也应该明白一点,他们的罢工总是能让这艘船随时抛锚。这就是这种信息隔阂的影响。

如何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