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理论

  1. 科技与艺术
  2. 建筑与音乐
  3. 理性与感性
  4. 理智与浪漫

以前,我们明显的一个失误就是会拿着自己狭隘的过去评判一个未知的、不熟悉的未来。直到不再为这些未知恐惧,将这些方向结合而用的时候,才发现这种结合的火花才是最闪耀的。提到这种科学与艺术的交叉时,大家的感受基本上都是为之惊艳。

科学是一个比较大的门类,当我们在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往往话题会变得很大,可以拆分提取出其中相关的子类目,跟艺术做一个参考。目前被冠以“科学”之名的学科主要可分为自然科学、应用科学、形式科学、社会科学等四大领域。而具体的学科在维基百科可以涵盖更多。

任何研究方法要被视为科学方法,则必须是客观的,还必须有完整的资料文件以供佐证,以及研究方法必须由第三者小心检视,并且确认该方法能重制。

一般理解,科学是对自然规律的追求。科学定律,有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不能有反例。任何一个客观存在的,能够重复的现象,如果与已有的科学定律矛盾,即宣布此科学定律的终结。

科技与艺术

如果是在当下,作为一个高科技时代的产品,只讲究科技感是不够的,如果没有人文,感性或者浪漫的表达,这个产品就像没有生命力。而我们生活的中,就非常需要这样的产品。

Magic Leap 虚拟现实产品演示

科学与艺术起初互不相容,分道扬镳,开始互相的探索之旅,最后在山顶达到一个结合的状态。如果把这两个方向分别描述为字母A的两个线条,这个“A”就是这种思想的最佳诠释。

很多的例子都能引出“A”理论,我打算举出的例子有:

建筑与音乐

古典音乐在其发展的阶段,有一个阶段叫做古典主义时期,古典主义音乐指的是1750至1820年时期的欧洲主流音乐。海顿、莫扎特和贝多芬是古典主义音乐的杰出代表,由于他们都在维也纳度过自己的创作成熟时期,因而也称作“维也纳古典乐派”。古典主义音乐承继著巴洛克音乐的发展,是欧洲音乐史上的一种音乐风格或者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出现了多乐章的交响曲、独奏协奏曲、弦乐四重奏、多乐章奏鸣曲等等体裁。而奏鸣曲式和轮旋曲式成为古典时期和浪漫时期最常见的曲式,影响之深远直至20世纪。

注意这几个词:“回旋曲式” “奏鸣曲式”,这几个概念转化为建筑科学中的方式,就是重复或者对称的艺术。

古典主义(Classical)一词来自拉丁语classicus,意为“第一流的或最高质量的东西”。

古典主义的建筑以其对空间的形式控制、几何形的形状、均衡对称的设计,被人们认为是值得用于家庭和国家建筑的唯一风格。欧洲的宫殿、歌剧院、剧场、和民宅都利用了这种风格。

罗马二世纪的万神殿

中国国家博物馆

主要是从理工科,建筑等行业,与古典音乐做一个结合的展示。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 歌德

王昀关于建筑与音乐的讲座

建筑是一门科学,很多地方有成立建筑科学单位。在建筑之初,人们并没有刻意地将这种对称安放到设计构想中。在建造的过程中,可以发现很多与音乐相得益彰的元素。

巴赫在莱比锡(Leipzig,当时还属于罗马神圣帝国)的圣托马斯(St. Thomas)教堂担任管风琴师期间,其很多作品都是为了此教堂的演奏而创作。圣托马斯教堂后来进行了内部改造,装上了许多木饰面、巴洛克风格的装饰、以及私密的小厅,加之每次集会的众多信徒,这些使空间的混响时间大大降低。这为17世纪的清唱剧(cantata)曲式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也为后来巴赫的赋格艺术创造了条件。

莱比锡圣托马斯教堂,巴赫所葬地

从另外一方面,好的建筑还要不仅在几何形态上讲究与音乐的律动,还在内部设计上考虑音乐传播的效果,尤其音乐厅。

理性与感性

生活中充满了科学与艺术,感性与理性结合的例子,我们自己本身就是个既感性又理性的结合体,或者说感性的表达、理性的决定,都是人复杂处理的一部分。

当我开始计划一段新的自驾旅程时,我需要做些详细的准备,比如路线计划、成本预估、酒店预订等等。考虑这些的时候,我们变得理性,我们所学理科知识有了充分的支持。但往往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当我开到五台山服务区的时候,我发现离五台山风景区已经近在咫尺,为什么不去转转呢?这个变化就被感性所主导。

这里我要举得例子有点多,比如我们从高中开始分文理科,这种做法按照目前的状况,会非常限制一个人的发展。而我的这位朋友她所学的就是理工科,到大学也是。但是她非常喜欢电影,毕业之后,还在努力学习考相关专业的硕士。尽管现在她已经在从事影视相关的工作,从动画到编剧都有涉及,但如果这个结合的时间更早一些,给人的感受也许不会那么焦虑,毕竟时光匆匆。

昆丁塔伦蒂诺的电影《被解救的姜戈》中有一幕,姜戈在楼上开枪,向左下方的劳拉开枪,按照常理不论怎么样,人都不会侧着朝门后面飞过去,但导演在这一刻抛开了理性,安排了这一画面。“总之,这一刻她必须飞出去”。对于劳拉这个角色,从第一幅画面出现到最后离开,她没有被刻意安排地多么险恶,但从细节有理由怀疑她跟弟弟另有奸情,另外还从管家口中得知她将姜戈送到矿上,而不是处死,这种恨与笑本身,本身就是一种反差吧。

这也许是对电影本身的过多解释,但情愿这么理解感觉更为奇妙。

理智与浪漫

其他的结合。

菲德洛把人类的认知,使用二分法,分为古典的认知和浪漫的认知。这里的古典其实是一种有理有据的科学,他可以是一部发动机或者机械图,或者电子仪表,这些东西列出了一大堆复杂的专有名字、线条和数字,浪漫的人只看到了枯燥无味的表象。如果把这些东西拿给偏向古典思维的人看,他会仔细研究观察,之后着迷,因为他看到这些线条和符号的背后,是丰富的展现形式。

对于一个浪漫的人来说,这种古典的形式往往显得很沉闷,呆滞而且丑陋。就像保养车子一样,车子的一切都可以分解成零部件和它们之间的关系。所有的一切都必须经过测量和证明,这就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一种永无止尽的灰暗,这就是一股死亡的势力。

对于一个古典的人来说,浪漫的人就很轻浮而没有理性,心情起伏不定,不值得信任,只对享乐感兴趣,是一种肤浅的人,就像寄生虫一样没有内涵,无法养活自己,是社会的负担。从这里我们就差不多可以看出他们彼此之间的冲突了。

菲德洛讨论了他们冲突最激烈的部分,而没有继续接着往下进行。而我认为将这两种结合才是最佳的。

如千手观音与迭代器一样变化万千,

像带磁液体与色彩艺术一样多彩。

这是一个结合的时代,如果你愿意,可以举出更多的例子。

参考

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