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现场领略古典音乐,收获更多

昨晚的曲目

掐着点进门落座的,前面两首,没看节目单就听出来是海顿繁华明快的风格。

“如歌的行板”
也许昨晚大剧院管弦乐的艺术家们注意力都在最后肖斯塔科维奇的大作上了,这首劈柴的如歌的行板并没有听出预期的效果。

C小调室内交响乐 Op.11
指挥张国勇先生最起码用了5分钟来介绍他们准备的这部重要的作品。总结就是这是一部非常深沉的作品,对艺术家来说演奏有难度,难在对对音乐的把握。

演奏完毕,热烈的返场掌声中,指挥一再强调,这样深沉的作品一般不返场,最后还是返场了第二乐章甚快板。

最后,在舞台减弱的灯光下结束。

以后选择现场,还是要看具体的乐团形式。来之前也选择性的听了三位作曲家的一些弦乐四重奏,协奏曲。但管弦乐团乐器简单,四种弦乐加两种管号,注意力很难集中。

幸好有一位大提琴在翻谱的时候把拉弓掉到了地上,成了台上台下的看点。

交响乐团乐器数量会多一些,基本上可以布置满整个舞台。像谭盾首演「青衣」那次,舞台除了乐器还要放投影字幕,一位青衣演员只能在舞台最前沿很窄的一部分来回表演。

音乐还是非常有必要在现场领略的。昨晚有一位德西混血大提琴加布利尔·施瓦布,人很帅,一头飘逸的艺术家发型,这些头发总在演奏激昂时随着摆动,像是音乐所迸发出来的能量,也或者是“灵魂一击而出的感觉”的最佳表达。

这么说是因为,知乎上有一个帖子,「有哪些古典音乐给你种灵魂被一击而出的感觉?」

同样的,爵士乐也是一个道理。《La La Land》里面高司令有一段描述爵士乐的台词,音乐不仅要听,还要看。听,从来只是音乐的宣传简化版。

当人们说讨厌爵士乐的时候,根本就是无缘无故的。爵士乐诞生于新奥尔良的一所小小的廉价旅馆,里面挤满了人,这些人语言不通,只能通过爵士乐交流。

爵士乐不是听着放松的。西德尼·贝谢开枪打了某个人,因为对方说他弹错了一个音。这一点都不轻松。

不能靠听,还要看,看演奏。萨克斯为主作曲,其他乐器根据萨克斯节奏起伏。小号有自己的想法,不断与萨克斯冲突、妥协。每晚演奏都是全新的,每晚都不一样。非常令人兴奋!

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