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 on My Way Home

寻找心灵的平静,需要感性方法和理性方法的统一。 《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

就在踢完球的第二天,也是小年后的第二天,我决定把回家当成一场追求内心平静的旅行。

上班路上,腰酸腿硬地卡在座椅上,看着远处不亮也不算暗的天气,还有灰色路灯杆上鲜艳的红灯笼,节日的气氛在内心涌起。如此好的天气为什么不是在开往回家的路上?

【内心的平静】

当有这个想法之前,我的内心是平静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就在踢完球的这天晚上,我毫不犹豫地订了春节返程的飞机票;至少一周前跟同事吃饭还抱怨没有过年的兴致,更不兴奋回家;如果再把日历往前翻一个月,当我还在开车与高铁两种回家方式中举旗不定,参考了辉哥意见,冬天,天气原因会是很大部分阻碍,最后还是怂了,买到了一张北京到兰州的高铁票。

为什么选择这样的出发?我希望这场旅行,把很长的一段路划分开,不赶路,把节奏放慢,时间慢一些,让心平静一点。就像波西格所说“寻找心灵的平静,需要感性方法和理性方法的统一。”下面我会理性且感性的说说我的计划。

之前读了一遍《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我对波西格“肖陶扩”式的旅行随想表示惊讶,所见与所想的结合。赞同对于感性与理性,古典与浪漫的差异在于工业时代的信仰。我甚至开始相信我内心也是有这么一位菲德洛存在的。

【与不平静】

所以就是这种不平静,与菲德洛之间的争执。这种不平静,对于茶杯来说,就像是在它有茶渍的时候,对于钢铁,就像是被锈蚀之后的状态一样,只有化为他们在这世上最稳定的状态,才是平静的。

我现在就是这种不稳定态。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把这些感受拆分开,并在微信中再发一遍。这种多次读听是非常有必要的。

事实上,要兴平气和并不简单。

那是整个事情的灵魂,保养的良好与否就取决于你是否有这种态度。我们所谓机器运转是否正常是心平气和的具体表现。最后考验的往往是你的定力。如果你把持不住,在你维修机器的时候,很可能就会把你个人的问题导入机器之中。

我清楚我不会得到如波西格一样的答案,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同时也确认自己是正确的,因为我的目的地是离大海的方向远去。

接下来我说一下我的【旅行计划】。

我的目的地是武威,一个自称为“旅游标志之都”的城市,因为在雷台汉墓出土过马踏飞燕文物。这个墓我是17年去过的,是用土垒起来的结构,叫做“夯筑上台”,因台上有明朝中期建筑的雷祖观,故名雷台。坟墓就在这雷台之中,雷台之上还建了座庙。夏天进去倒是很凉爽,但是坑道很小,更没有人带领,不禁觉得很害怕。但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地方。

2017年它火了一把,因为蚂蚁金服在哪里种了各种树。这样挺好,让不少人了解了我的家乡。我在蚂蚁金服不容易攒够了买树的钱,正好就出现了武威,不能再棒。

62号林

下面再来说说【历程与花费】

总计的历程需要1500公里,但里程计绝对要超过这个长度。按照H6的油耗,11.6L/100KM,就需要超过三箱油,共计325*3= 975。还有高速过路费:600块;两晚的住宿费,400块;

所以总的花费在¥2400左右。


我把行程依据以下三个地方,分为4段:

这样的分法,可以让1500公里的历程变成大致平均的4段,变得不再那么赶时间。



这一刻理智让我不得不把出行的计划安排地周祥。这很古典,在整理这些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理工科背景将我引导到古典音乐的殿堂。不禁为音乐时期对古典的划分那么贴切而感到心中喜悦。简直跟摩托车维修艺术有同样的门路。就此,我准备了一个路上的【歌单】。

这里面有交响曲(Symphony)、奏鸣曲(Sonata)、协奏曲(Concerto)等。关于这些曲式的区别:可以参考古典音乐时期的曲式与乐章

然而,菲德洛她不喜欢古典音乐,为此我经常放一些曲子熏陶她。《La La Land》中高司令有一段描述爵士乐的台词,音乐不仅要听还要看,听,从来只是音乐的简化版。或许她后来明白了这个道理。

当人们说讨厌爵士乐的时候,根本就是无缘无故的。爵士乐诞生于新奥尔良的一所小小的廉价旅馆,里面挤满了人,这些人语言不通,只能通过爵士乐交流。爵士乐不是听着放松的。西德尼·贝谢开枪打了某个人,因为对方说他弹错了一个音。这一点都不轻松。不能靠听,还要看,看演奏。萨克斯为主作曲,其他乐器根据萨克斯节奏起伏。小号有自己的想法,不断与萨克斯冲突、妥协。每晚演奏都是全新的,每晚都不一样。非常令人兴奋!

我需要一场独自的旅行。以往我多次驾驶的过程中,并没有哪位同学真正的帮到了我,副驾或者后排的同学反而比我更困。这不知是何种定律,但是总很正确。

我想要自己想明白。基于此,我需要时间,我需要独处,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菲德洛在的时候,我有时嫌弃她话太多,让我单独待一会可以吗,有时我会这么请求她。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我从来没有如此的期待与珍惜。

因为其中穿行的高速有G5京昆高速、张石高速、荣乌高速、天黎高速、繁河高速、灵河高速、神保线、沧榆高速、包茂高速、青银高速、定武高速等,要使用一条高速公路的方式来命名这次旅行,并不恰当。加上我带的其中一本书,《Zen and the Art of Motorcycle Maintenanc》,我把这场【旅行的名称】定为#Zenway log#.

与菲德洛的争执,常常让我在内心经历着拷问,你为什么会这么做?不罢休的内心,与现实心理活动过程。心怀是多么的小啊。论述的同时,总是容易被带入,讨论的时候没有自己的思考,是不会有好的结论的。别人为你开辟了一条沟,也许就是这样的结果。而你决定要改变这一切;

以下部分会是斐德洛在我脑海中的片段留存:

以下来自禅:

一切准备就绪,Ready To Go Home!

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