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几千公里之后,我对生活的一些新看法

自驾,自驾横竖穿越中国几千公里之后,我对驾驶、旅游,尤其是生活,有了一些新看法。

下班回来的路上,北京交通广播在播放这一条随机调查,你是否活出了你年少时候的期望的样子?

有64.7%的人没有达到自己心里的预期,20%的人勉强达到。15.3%的人远超过预期

44%有比较稳定的期望,36%的人有在变化的希望,12%的人没有过未来的期望。

数据来自:1039都市调查组20180227 http://www.rbc.cn/audio/2018-02/27/cms697228article.shtml

多年之后,坚持的是梦想,还是欲望?梦想是坚持的事情,而欲望是无法满足的事情。

这一点我实在太有感触了。

这个话题让我经常想起小学的写过的若干篇作文,《假如20年后的我》,每次我都写20年后的我,会是一位科学家或者发明家。我小时候对各种机器感兴趣,小学的科学课本,自然课,是我最喜欢的。拆了钟表里面的两节5V电池,接上两根到导线往交流电上接,也是干过的。这个问题一直带到了初中学习了电的知识才明白其中的道理。带着问题生活,这难道不是一种生活态度吗?

到现在,这种态度依然伴随着我。

大学的时候,尽管明确地知道我毕业后做的工作将和我的专业所学相向而去,我还是坚持。让我记得的一位是我的好朋友王振,他有着明确的目标,如果你想10年后的做着自己理想的职业,那么你今天至少应该为它投入80%的时间。他这时候的情况是放弃了保研的北大软件学院研究生,专门是做技术培训,以后自己做。若干年之后当然他还是没有饶过当时的自己,最后还是和我们分别,来了北京读研。现在每每谈起这个话题来,虽然方向已经不是技术培训了,但还是看好。

而到现在,我是带着这种不满足在生活。

人应该有更多的不满足,这种不满足驱使着你去发现更多世界的美好。大脑在每天的生活中有太多的想法,我们将每个小小的想法放在脑海的角落,如果坚持。突然有一天,这个理想的根苗被呼唤成长起来,这可能是改变自己的一个源头。

大学时期,我对于同学蜂拥学驾照这件事情是拒绝的。我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与兴趣,尽管自己在家里偶尔有开车的机会。而且第一次开车,大冬天,居然满头冒汗。紧张是我从来没有面临过的,另外我也怕遇到始料未及的突发状况。这也是我决绝驾驶的原因。后来买车与驾驶来自于我另外一位朋友的影响,他要比我敢想更敢做。自己要规划做些生意,所以凑着也就把一辆车的首付给付了。我当时被震惊到的一点是,很多人还在为在北京立足而感到纠结时,阿正却想的足够远,做的足够实际。

生活中总有悬而未决,思而未定的事情。我好像夜猫一样喜欢夜晚,钢琴的背景音乐衬托的只有一种声音,那就是自己清晰的想法。比如我自己,“你有没有想过另外的自己”,我有想过,我想过马示玉是一个多面型。但现在剩下的面不多了。因为其他面,都被生活擦去了。

我的几次远距离自驾轨迹

有一段时间,特别想专门去日本指弹、或者西班牙学习弗拉门戈吉他。后来生活不断变化,而自己还是断断续续地在坚持音乐这样的享受爱好。是时候将“莱比锡之旅”提上日程了。与众多穷游儿征服国家数量不同的是,我并非要为了积累国家数量而旅游,这种旅游就是一种朝拜。因为Bach,巴赫,或者勃拉姆斯,贝多芬。

所以我把一些想法分享出来:

script>